首頁>新聞資訊>行業資訊>如何防范貨車沖撞恐怖襲擊?全球反恐專家都哀嘆“好難!”---反恐路障機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如何防范貨車沖撞恐怖襲擊?全球反恐專家都哀嘆“好難!”---反恐路障機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如何防范貨車沖撞恐怖襲擊?全球反恐專家都哀嘆“好難!”---反恐路障機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如何防范貨車沖撞恐怖襲擊?全球反恐專家都哀嘆“好難!”---反恐路障機就能解決這個問題

多陪爸媽

百家號16-12-2312:11


文|劉鄧小軍-我們用新聞專業主義創作 為您提供值得信賴的資訊

12月19日晚上8點左右,一輛貨車沖入德國首都柏林西部城區繁華地帶一個圣誕市場的人行道,沖撞了60米-80米距離,至少造成12人死亡近50人受傷(死者包括貨車司機)。這是德國過去10多年來遭遇的最嚴重恐怖襲擊。

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隨后宣布制造了這起襲擊。德國警方已鎖定突尼斯籍男性難民阿尼斯·阿姆里為嫌疑人,年齡可能是24歲,曾使用多個姓名和多本護照,他可能屬于一個在德國的極端組織,目前警方正全力追捕,并懸賞10萬歐元捉拿。

關于這起貨車襲擊,我們不該遺漏一些細節:這輛貨車車主是波蘭人阿里爾,貨車司機是車主的親戚、37歲的波蘭人盧卡斯,當天貨車載著從意大利拉來的24噸重的鋼材,本來是12月19日在柏林交貨的,但因故延遲了一天,所以盧卡斯把貨車停在柏林西北方向的一個工業區。

12月19日下午,盧卡斯跟妻子還通了電話,兩人還約好一小時后再通電話,但妻子后來沒接到電話。車主阿里爾說,貨車GPS記錄的數據顯示,貨車在動,但速度很慢,“似乎有人在學習怎么開這輛貨車”。

12月19日晚上7點40分,這輛貨車以大約10公里時速離開停車地點,約20分鐘后,它以65公里左右時速沖入圣誕市場的人行道……

德國警方后來發現,司機盧卡斯在副駕駛座位上中槍身亡,身上還有刀傷,“臉上有血和腫脹”。德國媒體猜測,盧卡斯在被槍殺前可能遭到綁架和劫持。

之所以不厭其煩地講述這些細節,是因為這起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帶有典型特征:無需周密籌劃,無需高精尖技術,隨時隨地取材,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能針對手無寸鐵、毫無防備的平民發動這種低成本高傷亡的恐怖襲擊。


(法國尼斯今年7月遭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現場 資料圖片)

今年7月14日,法國尼斯也發生了類似恐怖襲擊,一輛載重19噸的貨車撞入正在慶祝法國國慶日、觀看煙花表演的人群,造成86人死亡、434人受傷。極端組織“伊斯蘭國”宣布對這起襲擊負責。

在阿富汗或伊拉克的汽車炸彈襲擊,更多是沖向安檢站、軍車車隊或軍營,襲擊目標主要是針對軍人。而德國柏林、法國尼斯今年這兩起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針對的是幾乎毫無防范能力的普通民眾。

如何應對這類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

這是全世界尤其是西方國家面臨的一個大難題。全球反恐專家都在哀嘆:目前尚無應對這種恐怖襲擊的好辦法。

更讓人擔心的是,包括“伊斯蘭國”等在內的極端組織、恐怖組織,正越來越多號召追隨者發動這類襲擊。

法國尼斯今年7月遭襲后,英國簡氏防務恐怖主義和叛亂研究中心的報告指出,接下來幾個月內,恐怖分子將模仿尼斯恐襲模式,西方國家有遭襲風險。“伊斯蘭國”今年7月在網上發布的一段視頻,也號召追隨者行動起來“干掉西方人”,視頻內有一張SUV司機準備沖撞澳大利亞人群的照片,配的字幕是“把你的車加滿油……”2010年,“基地”組織也曾號召追隨者這么做。


(英國反恐警察在行動,但他們很難提前獲知貨車沖撞式恐襲的情報。 資料圖片)

以色列Meit Amit反恐情報中心12月18日(在柏林遭襲前一天)發布了一份報告,用粗體字指出:“‘伊斯蘭國’在即將到來的圣誕假期和新年假期可能發動更多恐怖襲擊。”這份報告還特別強調,“伊斯蘭國”可能使用貨車或其他汽車發動襲擊。

報告指出,貨車就像刀一樣可以輕易獲得,而貨車跟刀不同的是,人們看到那些身上帶刀的人都會警惕,帶刀者也很難通過一些場所的安檢,但是,很少人會對路上行駛的貨車加倍留神,且貨車的活動范圍、殺傷力都非常大。

報告還說:“對恐怖分子來說,貨車是最安全最簡單的襲擊武器之一,也是最致命的攻擊方法。如果使用的是大型、重型貨車,受害者的逃生機會非常小。”

Meit Amit反恐情報中心的主管魯文·埃爾利希說,“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遭遇重挫,他們想換一種形式打擊西方國家,而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就成為一種選擇。

魯文承認,反恐部門對這類襲擊能做的并不多,也許,地面安保措施可以做得更好一些,尤其是在節假日期間加強防范。此外,加強國家之間的情報共享和反恐合作也迫在眉睫。

他說,以色列為了防范自殺式炸彈襲擊,在餐館等公共場所加強了安保工作。某種角度看,加強安保就會跟民眾一些權利產生矛盾,這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


(紐約警察在紐約時報廣場巡邏 資料圖片)

美國和英國的反恐專家也認為,除了加強情報工作,反恐部門對這種低技術含量的恐怖襲擊“沒有什么可以做的”。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反恐專家希拉茲·馬赫爾(Shiraz Maher)說,恐怖分子采用這種襲擊手法也是各國政府最為恐懼的事情,“無需加入恐怖組織,無需接受特殊訓練,任何人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都可以策劃和進行這種襲擊”。

希拉茲還認為,這種恐襲圖謀很難被各國反恐情報人員提前截獲、阻撓,因為襲擊者可能根本就不跟恐怖組織聯系,或者很少聯系,而且他們已經在襲擊目標所在國了,“這就是‘伊斯蘭國’所希望看到的”。

美國前國家反恐中心主任邁克爾·萊特(Michael Leiter)認為,其他國家可以向以色列學習。以色列2011年、2014年分別遭遇汽車、挖掘機沖撞襲擊后,官方在容易被汽車沖撞的地方(如人行道靠近交通燈位置、民眾聚集的汽車站),安裝了保護的金屬護欄和鋼筋水泥墩。


(以色列在約旦河西岸一處定居點附近公交車站安裝的防沖撞鋼墩。 資料圖片)

美國紐約警察局副局長約翰·米勒在法國尼斯遭襲后承認:“缺乏情報,同樣的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你沒法阻止。目前,警方沒有魔法棒能做到讓一輛沖撞人群的汽車停下來。”

約翰說,警方當前能夠做到的,只能是在特定地點降低這類襲擊的威脅,比如人員密集的紐約時報廣場。

2007年,英國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國際機場遭遇一場虛驚(載著易燃易爆丙烷氣瓶的一輛汽車快速駛入機場安檢區)后,曾建議改造一些公共區域,比如通過減速帶、彎道或障礙設計,讓汽車無法快速接近人流密集區等特殊公共場所。現在,我們在很多機場、車站已經能看到類似的減速帶或混凝土護欄等設計。


(愛爾蘭都柏林機場,仔細觀察,您會發現世界上多數機場的車道都設有減速帶、彎道和防撞墩。 資料圖片)

以色列反恐專家約拉姆·施威茲認為,德國柏林早就應該在市區大型街道上禁止貨車通行,不該等到恐怖襲擊悲劇發生后再行動。

德國其實并沒有介入軍事打擊“伊斯蘭國”的行動,為什么它也會成為襲擊目標?約拉姆解釋:“‘伊斯蘭國’把西方視為一個整體,而德國是西方的一部分。無論德國是做后勤工作,還是支持其他國家或組織打擊‘伊斯蘭國’的決定,‘伊斯蘭國’都會把德國視為襲擊目標。”

英國有一家公司說,它有辦法防范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它開發出一個系統,可以通過發射射頻脈沖向行駛的車輛發出指令,從而讓正在行駛的汽車立即停止,發動機迅速熄火,且在未發出新的指令前,汽車無法重新啟動。


(英國一家公司聲稱可通過發信號讓正在行駛的車輛停止前進。 資料圖片)

然而,誰知道下一次襲擊發生在哪里,從而能提前預防?誰又能保證這種系統不被濫用,或被恐怖分子利用和破解?

上述種種防范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的辦法,其實都治標不治本,因為“密集人群”可能無處不在,如煙花表演、體育比賽和節假日人流密集等場所,城市管理者不可能在每一個地方都做好防范設計。

就算可以設計,你想一想:現實生活中,我們每走一步,周圍都是反恐設備和設施是什么感覺?

如果我們在生活中總是充滿憂慮,那就中了恐怖分子的圈套,他們制造恐襲的一大目標正是制造恐懼。

您認為如何才能防范貨車沖撞式恐怖襲擊?歡迎留言評論,分享您的看法。






-本文摘自網絡新聞,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標簽:

分類閱讀

熱門閱讀

免费下载杭州麻将 半全场漏洞 澳洲幸运5开奖历史 兔冲鸡稳中三肖中特谢谢 明天特码资料 江苏快三快彩乐限码是多少 欢乐生肖走势图五星 深圳风采开奖记录 招财鞭炮游戏 快速赛车冠亚军计划 俄罗斯5分彩人工计划 66扣百家乐赢钱公式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基本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即时开奖 广东时时彩账号注册码 体彩任选9场胜负18063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